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奉化哪个人流医院好点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0 22:00:0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奉化哪个人流医院好点,余姚女性人流的费用,余姚人流好的地方,慈溪医院做无痛人流的费用,慈溪那些地方可以做人流,余姚做人流能花多少钱,慈溪哪家医院人流做好

  

C919昨翱翔蓝天。新华社 发

  

首飞5人组

机长蔡俊

  

副驾驶吴鑫

  

观察员钱进

  

试飞工程师马菲

  

试飞工程师张大伟

我国首款国际主流水准的国产大型客机C919,昨天14时许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首飞。下午3时20分,经过1小时20分钟的飞行,C919顺利着陆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记者了解到,C919首飞,在空中完成了15项试验,包括起飞前的地面检查、飞机的滑跑、爬升与着陆等等。飞行轨迹还显示,C919在南通上空遛了个弯。

首飞成功后,中共中央、国务院也发来了贺电。

C919机长: 飞机操控稳定 我打99分

经过78分钟的飞行,C919平安降落。“飞机状态良好,操控稳定,我给它打99分。”执行C919首飞任务的机长蔡俊说。(新华社记者 贾远琨 有之炘)

首飞背后的“江苏力量”

南通空域织起安全“防护网”

记者了解到,此次C919飞行任务的主要空域在和上海一江之隔的南通。作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的辅助机场和首飞任务的紧急备降机场,南通兴东国际机场肩负重要使命。南通市政府专门成立C919大型客机首飞南通协同应急保障指挥部,为C919首飞保驾护航。

当天下午,C919客机将从上海起飞,经崇明进入南通。其首飞主要空域在南通,主要备降机场是南通兴东国际机场。在市应急办的统筹下,卫生、消防、公安、机场等各条战线整体联动。首飞保障在各方努力下有序进行。南通陆域、水域内的应急保障工作也在同步实施。在海安、如东、启东、海门、通州湾等地,县市区政府及管委会根据协同应急保障方案,组织充足人力、车辆等原地待命,在南通范围内,一张完整、立体而牢固的“防护网”已然形成。(徐菲 郭小川)

机翼起落架等零部件“苏州造”

记者了解到,国产大型客机C919机身上包括机翼、起落架等许多零部件是由苏州一家数控装备企业提供的大型数控设备生产加工而成。据了解,为了确保我国生产的大飞机质量不输于国际水平,这些飞机零部件制造厂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最优秀的生产设备,最终选择了来自苏州高新区纽威数控装备有限公司的数控装备。(张毕荣)

你关心的都在这

首飞后,C919开了场“新闻发布会”

自我简介:我的全称是“COMAC919”,COMAC是C919的主制造商中国商飞公司的英文名称简写,“C”既是“COMAC”的第一个字母,也是中国的英文名称“CHINA”的首字母”,19寓意C919大型客机最大载客量190人。

记者:为什么说你拥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

答:对于大飞机这样复杂的产品来说,整体的设计是极其重要的。没有整体设计,即使把全世界最好的发动机、机身、飞控、电传等等组合起来,也得不到一架能飞的飞机。总设计师吴光辉说,C919是我国自主设计的干线飞机,就飞机整体设计而言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机头、机身、机尾、机翼等外面的“壳子”来自中国的成飞、洪都、沈飞、西飞等企业,而其他许多关键部分都来自外国企业。据悉,全球采购是民机制造的一大特点,波音、空客的供应商也来自于全球。但C919的一个重大使命,就是带动国内民机产业链的发展,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零部件来自于中国企业。

记者:你为什么不装配国产发动机?

答:目前,我国还不具备生产适合民用大型客机发动机的能力,而国际民用飞机制造商的发动机也是采购自供应商。

目前,国际上民用航空发动机制造商主要有英国的罗·罗、美国的通用和普拉特·惠特尼、法国的斯奈克玛,以及多国合作的IAE和CFMI。

当然,能用中国的发动机当然最好,但先有大飞机,才能带动民航发动机产业的发展。没有大飞机就没有需求,就不会有平台。

记者:你的安全性如何?

答:我的总设计师吴光辉说,C919大型客机按照更加先进的技术标准设计,采用世界一流供应商提供的最先进的动力、航电、飞控等系统,完全按照国际适航标准设计生产,安全性有充分保障。

最终,C919飞机是否安全不是其制造商中国商飞公司自己说了算,而是要通过中国民航局的适航认证。也就是说,要符合中国民航局关于飞机的各方面测试才能够执行民航的飞行任务,而关于安全性的测试是重中之重。

记者:乘坐哪些航空公司的航班会遇到你?

答:我已获得了全球23家企业的570架订单。目前,东航、国航、南航、海航、川航、河北航空、幸福航空、德国普仁航空、泰国都市航空等多家航空公司,和平安国际融资租赁、工银金融租赁、交银金融租赁等多家金融租赁公司购买了C919。东航集团公司董事长刘绍勇说:“东航已经成为C919的首家用户,东航将努力运营好这架飞机,对国产大型客机充满信心。”

记者:你能否受到航空公司的青睐?

对于航空公司而言,具有经济性、环保性的飞机盈利能力强;对于旅客而言,乘坐舒适才能赢得旅客的青睐。

C919大型客机大力实施减重、减阻设计,以及采用先进的新一代发动机LEAP-1C,使得巡航燃油消耗率(SFC)大大降低,经济性竞争优势明显;采用先进的新一代发动机LEAP-1C,外场噪声满足国际民航组织(ICAO)第四阶段噪声要求并具有裕度,氮氧化物排放比国际民航组织(ICAO)CAEP6要求降低50%,具有很高的环保性。

C919大型客机宽大的机身将提供给旅客更多乘坐空间,同时采用高效空气过滤系统提供高品质新鲜空气,客舱照明采用人性化情景照明设计,给乘客温馨体贴的舒适环境。

记者:首飞成功后你还会干点啥?

答:首飞成功后,我将转入适航取证阶段。适航取证是确保飞机满足按公众要求制定的可接受的最低安全标准(适航标准)的管理和技术实现过程:飞机必须按照适航要求进行设计;必须有合适的体系保证飞机的设计满足适航要求;申请方必须用计算、分析、检查、试验等方式向中国民航局表明其大型客机符合适航要求。只有经过适航审定和验证并取得适航合格证的产品才能进入市场。

记者:你将如何带动产业发展?

答:以上海为龙头,陕西、四川、江西、辽宁、江苏等22个省市、200多家企业、近20万人参与大型客机项目研制和生产,形成了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推动建立16家航电、飞控、电源、燃油和起落架等机载系统合资企业,提升了中国民用飞机产业配套能级。新华社记者贾远琨

这个问题全球关心

C919何时才能与波音空客竞逐蓝天

C919成功首飞,这在地球另一侧的美国同样引起关注。有分析认为,C919有望帮助中国降低对进口客机的严重依赖,并向着与波音、空客共竞蓝天迈进了一步。

据悉,C919是中短程商用干线飞机,其基本型全经济级布局为168座,混合级布局为158座,与空客研发的新一代A320、波音制造的新一代波音737的市场定位类似。目前,C919已有23家国内外用户,订单总数570架。

美国研究航空市场的国际预测公司航空专家罗伊斯认为,中国商飞将来有可能成为航空业的一个主角,当然这也需要一个过程。

对于C919,舆论关注的一个热点是它能不能获得美国联邦航空局和欧盟航空安全局的适航认证,因为这将是C919打入欧美航空市场的入场券。从上周中国上海召开的第一届中欧民用航空安全年会上传来的消息说,C919目前正在接受中国民航局的适航审定,同时将作为中欧双边适航谈判的一部分。

罗伊斯说,如果能获得欧美认证,将是C919项目的“巨大胜利”。“这个飞机需要获得西方认证,以直接与空客和波音在主要市场上竞争。它也表明中国的民航业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新华社记者林小春)

首飞成功后,C919总设计师吴光辉敞露心扉:

当年选专业时,我就想到了当总设计师

C919大飞机成功首飞,总设计师吴光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吴光辉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不仅担任C919的总设计师,还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国防科技成果一等奖, 某重点型号首飞获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一等功、 国防科工委个人一等功, 某重点工程载机改装获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科技成果一等奖、全军科技成果一等奖, 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 “航空报国杰出贡献奖”。

在众多荣誉面前,吴光辉却谦虚地说: “国家需要我们,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成为飞机总设计师, 是吴光辉一生为之努力的梦想。

考入南航,他一个人从汉口坐船来到南京

与南航结缘, 对于吴光辉来说实属意外, 而这样的意外也让他的人生有了一个新的起点。1977 年, 全国恢复高考,当他得知高考的机会时, 一股巨大的力量和激情促使他发奋努力, 凭借惊人的毅力,他在千军万马中闯了过来。那个时候都是先录取后选专业, 当时南航的专业都是保密的, 专业介绍很少, 懵懵懂懂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去选择。

“我个人比较爱好电子,后来一看专业很多,有飞机设计、电子电气、 雷达、发动机等,当时就想学飞机设计, 将来可能做总设计师,于是就报了飞机设计专业。”这个简单而又朴素的想法使吴光辉与航空结下了不解之缘, 飞机设计事业也成为了他一生的挚爱和追求。

入学报到的时候,吴光辉一个人从汉口坐船到了南京。

逐渐挑起了飞机设计的大梁

从南航毕业后, 吴光辉被分配到了航空工业部603所担任技术员。刚开始,这位年轻的技术员并未引起大家的太多关注, 但吴光辉踏实肯干、刻苦钻研, 基于在大学学到的扎实的专业基础, 加之对于计算机这种新生事物的快速掌握, 他逐渐显现出了在专业领域的优势。

随着身边老同志的陆续调走, 他渐渐成了设计小组的主力。由于缺少人手, 整机的运算、 燃油的消耗、 弹药的消耗所造成飞机重心的变化等一系列数据, 都由他来负责计算。凭着对航空事业的这股执著劲儿, 经历种种磨炼的吴光辉慢慢挑起了飞机设计的大梁。

从1987年开始的3年, 吴光辉从军用飞机设计转到了民用飞机设计。1990年,他又重回军用领域, 转入预警机的研制。凭着深厚的专业技术积累和全面的综合素养, 吴光辉总能从宏观上把握设计, 从工程方面综合权衡利弊, 显示出了超强的把握全局的胆识和魄力。事实证明,他10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在他的带领下, 我国预警机研制开启了新的征程, 他主持的科研项目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他个人排名第一。2005年,事业有成的吴光辉勇挑重担,从战斗机的设计中抽身出来,投身到 ARJ21 民用客机的设计中。

挑战国产大飞机设计

2008年5月, 中国商飞挂牌成立, 吴光辉调任新岗位, 担任起中国商飞副总经理和 C919 大型客机总设计师。在多次与美国、 德国、 法国的合作交流中, 吴光辉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国内基础的薄弱和国外技术的垄断与封锁使得一切都是从无到有、 赤手空拳摸索的过程, 前进的每一小步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他说: “我们设计 C919, 要做整个气动力设计, 从机翼、 机身到整机, 从计算到分布试验。 我们要体现技术的先进, 如果没有其他机型先进,就没有优势和市场。我们在完全没有前人经验可参考的情况下进行这项工程, 如何组织运作推进整个项目成为最大的决策。”

如何打破国外的技术壁垒, 如何调配国内的优势资源?吴光辉带领他的设计团队, 在整体论证的基础上, 集全国的力量做好这件事:一方面,组织来自南航、 北航、西工大等高校的研究人员组成大型客机联合工程队, 开展大型客机联合论证工作; 另一方面,将现有的先进飞机设计方案拿出来, 通过类比、对比研究,博采众长的基础上,确保安全性,突出经济性, 提高可靠性, 改善舒适性,强调环保性,以满足国际标准,实现性能的超越。(赵静 黄岚 杨甜子)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在北仑做无痛人流需要多少钱